翱鹰会  /  加盟翱鹰  /  联系我们  /  在线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翱鹰圈层》online > 年刊在线 > 详细内容
育儿手记
 
蔡娟/Julia  
OE集团TR3首席导师/ 教练心理学课程导师
 
【涓涓细语】栏目是记录我在育儿旅程中运用 《父母觉知》课程的原则养育孩子的手记。感谢我的三个孩子安安、乐乐和美美,他们是我的镜子,在他们身上我发现了可以更好的自己!感谢我的人生导师杰夫.艾伦,多年来跟随他学习心理学导师班,让我拥有心灵的智慧和宁静,可以经营出来幸福和自在的人生。
下面节选几个篇章,与大家分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该微信公众号:
 
 
【涓涓细语】1—— 手足竞争是因为家庭匮乏爱和关注
竞争是一种赢输的形式,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模式。表意识层面,我们甚至意识不到我们其实很爱竞争。我们竞争的可能是,我拿自己的成功与他人比较,我们想比别人拥有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金钱,甚至有时候会比谁比谁牺牲更多。的确,生命中,有一些人竞争的方式甚至是透过输、失败、戏剧化或者是生重病。
我们是否竞争,不光是要检视自己,还要看你身边的人。如果我们身边的人正在面临失败,意味着我们自己某种程度上正在竞争。竞争不会引领我们成功,即使是我们赢了,我们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某一天,我们也会因为听不到其他声音而忽视危机的来临。支持别人赢出来,创造共赢的关系,才永远会是通往真正成功的大门。
——这是杰夫.艾伦《全然心理学》导师班里面,关于《竞争》这一主题的部分内容。
  在上完导师班课程结束后,晚上去看望了思思(思思是一位脑部生肿瘤的七岁孩子)。一阵关怀和问候之后,我问她:“ 亲爱的思思,你为什么让自己生病?”思思答:“我没有想让自己生病。”我又问: “现在的结果是你真的生病了,假如你想透过生病来得到一些东西,你认为你得到了什么?”答:“我生病后一直发烧,妈妈说这样,我的免疫力就可以提升了。”我:“嗯,是的。确实是,发烧可以杀死病毒。如果生病还可以让你得到什么?那会是来自爸爸妈妈的什么呢?”答:“我可以得到爸爸妈妈的关爱。”我问:“那你觉得生病前,爸爸妈妈没有关爱你吗?”答:“那时,爸爸妈妈总是关心弟弟多一些,经常给他换尿布、喂他吃饭,可是他已经长大了!”我意识到,这就是来自一个七岁孩子的竞争的方式——透过输来赢得父母的关爱。透过一段持续的沟通,我开始转换孩子的信念,让她相信:父母是爱她的,她是被爱着的,她无须透过让自己生病来得到。紧接着,思思又和我说起:“今天弟弟被爸爸打了,爸爸打弟弟,我在一旁很伤心,为什么只有生病的孩子才可以得到爸爸妈妈的关爱,而好的孩子就要被挨打呢?我生病前,爸爸也是经常打我。生病以后就从来没有打过我了”。当我听到这些,觉得很难过,为思思也为她的家庭。要知道,孩子有这样的信念是很可怕的!如果孩子们都相信,我只有生病了才可以得到爱、关注和慈悲。那么,生病的孩子潜意识里面会拒绝康复,而健康的那个孩子也会让自己生病来竞争爱和关注。所以,光是花一个小时的沟通来转换孩子的信念,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父母才是创造这一切信念的根源。父母此后要经常和孩子沟通,让孩子感受到自己是被爱和关注的,从而孩子会放下透过生病来索取关注的动机。父母需要对两个孩子都需要平等对待,而不仅仅是同情生病的那个,而忽视健康的那个。对于父母而言,同时也要开始重新审视“不听话的孩子就该打”的认知,因为,虽然我们的意图是在修正孩子的错误行为,但孩子收到的却是我们不爱他,而不是要修正的行为本身!
  我不禁感慨,做父母真的是一趟痛与乐并存的旅程,我们需要具有足够的智慧,从孩子的呈现上去学习和成长自己。祝福思思,拥有足够的勇气改写自己的命运! 祝福思思的爸爸妈妈,从这场劫难中学到孩子送给我们的礼物。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孩子是一个比我们更古老的灵魂,看似这一路,由我们来照顾和引领他们。但其实,他们永远比我们更知道,他们来到人世间是要来做什么,他们要走的路有多长。父母只是来陪伴孩子们走一路的,有时候路程很短,只是五年十年;有时候路程很长,会是一辈子。然而,无论路程长短,到了一定的时间,他们就会离开我们,过着他们自己的人生,回到天国也许也只是其中的一种形式。让我们珍惜和孩子一起走过的每一个当下,并且从中学习属于自己的功课。
缘深缘浅由天定,让爱流动每一天。
 
【涓涓细语】2—— 牺牲不能帮助到父母亲培养出自信的孩子
    因为上周一要连续开两天的工作会议,周天的晚上,我把工作安排告诉了安安。安安和妈妈道晚安时,不愿意和妈妈分开,带着哭腔说:“妈妈,你说明天中午你要开会,那中午我还会看到你吗?”我:“嗯,你最近比较粘妈妈、爱撒娇啊。”安安:“我最近是粘妈妈,因为我不想过周一,周一要考试。”我:“哦,明白了,你担心你的考试。”安安:“我就想要妈妈陪着我。”
我发现,这学期安安在独立性方面有很大的进步,一年级时,我对孩子的学习比她自己要上心,常常把孩子背负在自己身上,出现的状况是,孩子经常拖拉地完成作业、遇到考试前也从不会主动安排复习时间......这学期孩子开始自己记作业、安排作业时间,自己会安排考前复习,考试成绩没有达到她的预期时,她还会在意、有不开心的情绪,这中间,我感觉我这个妈妈从保姆升级为教练,开始做心理疏导工作了。
于是,我坚定地说:“妈妈今天和明天中午都不能陪你,但妈妈不陪你不代表妈妈不爱你。你有你的朋友和兴趣,妈妈也有妈妈的人生目标,但妈妈不会牺牲自己的人生来满足你。妈妈想看到的是,妈妈爱你,妈妈也爱自己,我们彼此爱着对方,同时我们都可以过自己的人生。所以,妈妈今天去工作,离你会远一些,但你一直在妈妈的心里”。
安安:“可是我感觉自己不在妈妈的心里,妈妈也不在我的心里”。瞧,感觉型的孩子又提出新要求了。我:“那要怎么样,你才会感受到彼此都在对方的心里?”安安:“因为我们没有连起来。我的心里和你的心里都拉上一条线,连起来才行。”我:“那好吧,请你闭上眼睛,深呼吸,现在我在你的心里拉了一条线,感觉到了吗?唉哟,这条线好长呀,是红色的,我拉呀拉呀,终于把这条线和妈妈的心绑到一起了。我现在扯一扯这条线,你感觉到胸口一紧吗?”安安闭着眼睛笑了:“感觉到了”。我:“那好,晚安,安安,我爱你”。  安安:“妈妈,我也爱你,那条线很长、无限长,一直连着你和我的心!”
    我发现当我的孩子在外界遇到一些困难或者障碍时,她就会比较粘着妈妈,想妈妈、想和妈妈在一起,但孩子真正需要得到的是,家长在情绪上的疏导和安慰。 如果妈妈听到的只是,让妈妈放弃自己的工作和自己的爱好来花时间陪伴孩子,通常的情况是,孩子的情绪没有解决,而妈妈因为牺牲自己去照顾孩子反而会引发自身更多的焦虑情绪,那么,这样的陪伴即使花了时间,显然也是没有质量的陪伴。相反,如果家长因为孩子有强烈的负面情绪,就开始保护他们,不让他们面对风雨,那么他们就会丢掉体验的勇气,活在对未知世界的害怕和恐惧之中。想培育出一个好孩子,家长们要从牺牲和过度保护中走出来,回到自己的中心点:我们想要一个快乐的孩子,我们先让自己快乐起来;我们想要孩子勇敢,我们自己先去冒险;我们想要孩子有一个快乐、勇敢的人生,我们自己就要过着这样的人生,如果我们感觉为了孩子而牺牲了自己,那么孩子就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负担,一个觉得自己是负担的孩子哪里会有自信面对自己的人生呢?
昨天晚上,安安和我散步时鼓励我说:“妈妈,你去帮助更多的爸爸妈妈吧。我觉得我有一个好妈妈,她在我们心情不好时,总会用心理方法来开导我们。我也想让更多的小朋友得到这样的帮助。”突然接收到,原来孩子是老天爷显化出来帮助我、支持我的强大力量,这份母女之间相互支持的朋友关系不仅滋养着孩子、也滋养着妈妈!
 
【涓涓细语】3——过早独立的孩子未必是亲子养育的福音
“你的儿子好独立!”“小乐真是个独立的孩子。”我经常听到家长和老师们对乐乐的夸奖。事实上,作为家里的老二,乐乐自小就享受了关注力和爱被分享的过程。比较起独生子女家庭两位父母亲与四位老人的过度关注来说,老二自然就要享受被分享的待遇,这也许是部分多子女家庭中常见的老二比较独立的原因。
今天早上吃早餐时,乐乐因为不愿意和姐姐分享妈妈新买的米糕而大哭。作为一名心理学讲师,我当然了解压抑情绪的后果,通常我是允许他哭的。所以,在一番引导之后,孩子还是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失去了,为此难过。我突然说:“你可以继续哭,但不要在这里影响别人吃早餐,你可以去自己的房间哭”。过往,当我这样一说,孩子的哭声就停止。今天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对待情绪的冷暴力。我发现,其实被孩子的哭声真正影响的人,是我!原来,在我的心里面也有一个哭泣的小女孩被乐乐的哭声引发出来,而且,那个哭泣的小孩是因为在童年哭的时候不被允许,被要求停止而压抑起来。送孩子回家后,我允许那个哭泣的小孩子开始哭出声音来。这是被压抑了很久的情绪.....我看到我的童年,记忆中我常常被家长、老师和同学们取笑,说我爱哭,后来我告诉自己要坚强,再遇到问题要忍着不哭,我心中突然浮现出,那个被委屈憋红了脸的五岁小女孩.....而我的儿子今年刚满六岁!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乐乐偶然会有一些突然爆发的情绪,那是因为在平时,负面情绪的流露仍然被批判。压抑的情绪不会因此消失,它埋藏在我们的心里,也许因为一点点小事情而被引爆。
多数家长认为,独立比依赖来得更好,于是我们都会要求小孩尽早独立起来,然而结果很可能会造成发展上的伤害。我们也许会为自己辩护,宣称这样对小孩最好,甚至这是权威人士告诉我们的作法。于是,很多小孩子自小学开始就被送往寄宿学校,学习独立。更有很多小孩子,当第一次离开代养人(父母亲和阿姨)进入幼儿园时,家长为了让他们学会独立而不再告别,为了不让孩子见到自己的离开大哭而选择偷偷溜走。却不知道,这些却会造成孩子心生恐惧与愤怒,接着就将这些感觉压抑在心底。这样的孩子表面上看起来独立,但内心却没有安全感,他们可能因为某一件小事而突然情绪化,如果这个过程仍然没有得到允许,日后,孩子可能会将这些情绪发泄在父母身上或者外在的世界。正如昨天有位妈妈分享的:孩子已经大四学法律,但因为司法考试比较困难而气馁,而当妈妈电话安慰她——不一定要做律师也可以选择做别的工作时,这个孩子大怒,而且说出“去吃屎也不要父母管、让我自生自灭”的语言。妈妈的安慰却遭遇了孩子的愤怒,这个愤怒情绪的底层是孩子觉得自己没有用,而究竟何时种下了这个“我没有用”的信念,这就要关注孩子的童年发生了些什么。我可以估计到的是,与孩子成年后当下发生的这个事件无关,而是孩子可能把童年压抑的情绪扔回到了父母的身上,所以这一刻,孩子妈妈的感觉也是很无奈,体会着自己做母亲的失败......
我知道当我这样讲,会引发很多人不同的声音,他们可以举一百个让孩子独立的好处。不过,通常这类家长自己也是人生中也是处于独立的位置,正如我自己以前甚至是现在。当我们在独立的位置,我们似乎具有吸引力、甚至有魅力,看似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我们所有的看法和决定都是对的,但我们却常常伤害了周遭的人却不自知,而那些人常常是我们爱的人。我们切断或隐藏所有的失落感、不安全感、被拒绝和受伤的感觉,这让我们没有那么情绪化,同时也变得抽离与矛盾,通常这种内在的冲突会在外在世界开始重演,比如我们身边亲近的人会常常产生冲突。当我们在独立的位置,我们的心与脑开始分离,我们变得纠结、心灵产生分裂,无论自己是否成功却我们却感受不到爱、喜悦、快乐与幸福......而只有当我们的脑心合一,我们才能够拥有美妙的关系、成功的事业与连结的家庭。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最近清华大学的演讲中,分享企业成功的三个故事,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用“心”。现今世界,企业的成功不再仅仅依靠努力和苦干,要想让我们的孩子学会运用心灵与情绪的力量,家长要根据孩子现在所处的阶段来教育他们,而不是过度鞭策和要求,允许孩子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发展。借用知见心理学创始人之一兰西.史匹桑诺所说的:“要让孩子有其自己的发展步调,不管是在哪一个阶段。例如,如果他们正处于定义自己,学习“我”是有个人权力的这个阶段,那么,他们就需要拥有与控制一些个人财产的权力。 我不曾要求我的孩子们分享他们的玩具,他们是从来没有为了要学会不自私而牺牲自己的宝贝,因为他们没有被剥夺,而且他们也坚信自己个人的权力。因此他们的慷慨大方是自发性的。我不记得我们为了玩具或食物,在彼此之间或其他小孩子产生冲突。”
衷心祝愿我、你、他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在他们作为一个孩子所处的依赖期的每个阶段都能够被理解和被允许,以发展出这个阶段的领袖特质。要记得,强行地拔苗助长只会适得其反,孩子与家长的权威冲突、疏离的亲子关系迟早有一天会让家长们焦头烂额。是时候开始去学习作为家长要学习的课题,而且不要放弃,直到我们学会这个课题。难道让你的孩子觉得与你谈话很安心,进而愿意向你吐露心声并且信任你,这不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吗?
 
翱鹰集团版权所有 2012 OE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25767号